静心阁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静心阁 >

  • 看浙江新闻关注浙江在线微信
  • 作者:管理员 发布日期:2019-09-11点击率:
  •   10月18日,甬剧《雷雨》在北京梅兰芳大剧院演出。这部“移植经典”的剧目从1978年创排至今,历经多次修改,始终受到广大观众的喜爱。宁波市甬剧团艺术总监、国家一级演员沃幸康从40年前的周冲演到今天的周朴园,他说,甬剧《雷雨》之所以半个世纪经久不衰,主要是始终能呼应人民群众的需要,与时代同呼吸、共命运。

      沃幸康1972年进入宁波甬剧队,与甬剧结缘近半个世纪。他说,曾听前辈讲过,甬剧版《雷雨》最初出现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但留下的资料极少,甬剧老艺术家的口述,给后来的复排提供了很多宝贵经验。沃幸康亲历的甬剧《雷雨》最早移植复排于1978年。当时正值宁波地、市政府机构合并,宁波的文艺复兴需要老艺术家增添力量,一批在“文革”中四散飘零的甬剧演员陆续回归,甬剧团实力大大增强,拥有了60余名演职人员。1978年,时任团长江梦飞提出要创排《雷雨》时,大家面面相觑,一脸茫然。“文革”以来,大家接触的文艺作品极其有限,绝大多数人不知道《雷雨》到底是什么戏,听了团长介绍后才知道这是一部“反映资产阶级腐朽没落”的作品。但大家心里没底,当时舞台上演的都是“革命戏”,根本找不到反映“资产阶级生活”的图片、影像、文字资料。《雷雨》的创排在摸索中艰难起步。沃幸康说,随着剧目排练的推进,创作遇到一个难题:剧中人物周萍和四凤有一场情感戏,男女演员要牵手。当时人们的思想还相当保守,不管是戏剧舞台还是电影艺术,很少涉及情感戏。1977年他们创排《霓虹灯下的哨兵》时,“春妮”和“陈喜”的爱情故事也是中规中矩。现在要“周萍”和“四凤”牵手,可谓石破天惊了。沃幸康记得,他当时演周冲,戏份不多,压力不大,但“周萍”和“四凤”心里有障碍,始终迈不出那一步。当时团长和导演对两个演员做了很多工作,叫他们解放思想,放下包袱。最后正式排练这场“牵手戏”时,为了减少干扰,导演对现场进行了清场。

      1978年版的甬剧《雷雨》,首演在宁波剧院即今天的逸夫剧院进行。台词是宁波方言俚语,高手请提供2010南非世界杯亚洲区10强赛积分榜。唱腔是宁波滩簧,演员着装统一为长衫马褂。无论舞台布置、演员形象、故事情节,还是反对封建主义、崇尚个性解放的主题,在那个只有“革命戏”可以看的年代,都令观众耳目一新。在随后三个月的演出中场场爆满。《雷雨》的上演,犹如一股春风,吹开了人们尘封的心灵,唤醒了大家对美好精神生活的追求。当时也有一些不同的声音,有人甚至认为《雷雨》在情感方面“太前卫”“不合时宜”。但随着当年年底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,这些“杂音”迅速随风飘散。走在改革开放前列的宁波从上到下接受了这部《雷雨》。

      1978年下半年,宁波甬剧团赴上海演出,带去的剧目有《亮眼哥》《雷雨》。令大家没想到的是,甬剧《雷雨》在上海滩引起轰动。沃幸康说,当时的演出在瑞金剧场,由于条件有限,剧组演职人员就住在剧场里。有一天凌晨三四点钟,他被窗户外吵吵嚷嚷的声音吵醒,打开窗户一看,原来是上海的观众在排队买当天《雷雨》的戏票。《雷雨》不仅受到上海普通观众的喜爱,还受到上海文艺界的广泛关注。首场演出时,上海电视台对甬剧《雷雨》进行全程转播,为改革开放初期的宁波文艺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      时光荏苒,人事代谢,转眼到了2000年。宁波早已成为港通四海的改革开放热土,城乡面貌日新月异,人们的思想观念求新求变。1978年版的《雷雨》受时代限制,已经难以满足新世纪观众的审美需求。同时,第七代甬剧演员已经成长起来,《雷雨》等经典保留剧目的复排工作提上日程。在前一版《雷雨》里面每一位担纲主要角色的老师,都有了“徒弟”,他们呕心沥血对各自的学生进行“一对一”的辅导,把多年来的舞台经验传授给了下一代。

      2017年,宁波市甬剧团又一次决定复排《雷雨》。这次复排原则是尊重原著,回归经典。剧本出来后,与原著逐一对比,内容基本一致。沃幸康这次饰演周朴园。演了40年《雷雨》,他对这部剧已经十分痴迷,研究更加深入。沃幸康说,周朴园这个人物越研究越有意思:1978年的“周朴园”一出场时,就是一个严厉的封建家长形象;这次复排,沃幸康让“周朴园”带着轻松的笑容出场,更显示出其道貌岸然的虚伪性,使这个人物形象更加饱满。周朴园年轻时对侍萍是有真感情还是只是玩弄?如何在舞台上表现这种复杂矛盾的感情,沃幸康都做了很成功的尝试。沃幸康说,10月18日赴京演出前,曾在逸夫剧院上演一场,在没有赠票的情况下,上座率八成以上。他在台上演出时,感觉全场鸦雀无声,所有观众被深深带入戏中。

      为了更具观赏性,宁波市甬剧团在作曲上花了一番心思。“《雷雨》所展示的是一幕大悲剧,所以整个戏基调是灰暗的,这种主题用纯民乐奏不出那种压抑感,所以我在谱曲的时候用了很多弦乐,大胆地采用了双排键,在音乐中激发矛盾,民乐只起到了一个点缀的作用。”作曲家汪峰说。“2017年版《雷雨》里所有的曲子进行了重新编排。乐队的编制,是甬剧历史上最庞大的一次,我想观众也能从音乐中换一个角度来认识理解这部经典剧目。”沃幸康说。